欢迎来到北京新航道雅思托福培训学校!

新航道北京学校 > 名师博文 > 我人生的第一桶金

我人生的第一桶金

最近更新时间:2020-07-27 09:53:30来源:新航道北京学校

  • 字体:
我在事业上取得了一些成绩,都可以说是得益于挣这第一笔血汗钱的经历。

  

  曾经有个记者问我:“你创办新航道集团,也算个企业家了,你的第一桶金是多少?是怎么挖到的?”在他看来,我的第一桶金一定是一笔不小的钱。

  当时我这样回答他:“我的第一桶金只有十几块钱,是一担一担地挑土挣的。”他听后摇摇头。

  我说的是真的。那是我生平挣的第一笔钱,数目不大,对我的人生而言,却价值不菲。尽管以后我也曾一次挣到不少钱,但在心里,我一直把这十几块钱看作我的第一桶金。

  那年我12岁,初二上学期刚上完。寒假期间,我向父母提出要打一份工给自己赚学费。父母起初不同意,因为当时在乡下只有体力劳动能够赚一点钱,也就是说,我只能去做一个童工。但禁不住我的再三请求,同时也想让我受点磨炼,他们终于答应让我试试。

  村子附近的沱江正值枯水期,河床露出来,下面是厚厚的黄土,正好做砖瓦厂烧制砖瓦的原料,村里许多人都趁着农闲去挣这份辛苦钱。父母便让我也去给砖瓦厂挑土,反正是按重量计价,挑多赚多,挑少赚少,自己可以量力而为。当时正好有一个外村来找活儿干的表叔也要去挑土,父母就让我和他一起去。

  

  第一天,我拿了锄头和土筐跟着村里的人下了河床。湖南的冬季最低温度达零度,空气湿度大,风一吹寒冷刺骨。但为了方便干活,我只穿了件衬衫,冻得直哆嗦。从挖土的河床到收土过秤的地点有一里多路,还要爬上高高的河岸,劳动强度很大,一般只有壮劳力才会来干这活儿。在长蛇阵一般的挑土队伍中,我的年龄最小,个头最矮,挑着几十斤的担子一路踉跄,根本就不敢停步,生怕放下担子就再也没有力量挑起来。好不容易走到收土的地方,因我的个子太矮,踮起脚,土筐也挂不到秤钩上,司秤阿姨拿过几块砖让我踩上去,才把土称了。

  大半天土挑下来,肩膀早肿了,担子一压上去就针刺一样疼。晚上回到家,浑身上下没有一块肌肉不酸痛。第二天早上我费了好大的劲才从床上爬起来,胳膊疼得不行,腿又酸又胀,肩膀好像比前一天更痛。真想好好休息一下,可是我感觉到,只要自己一休息,肯定就不会再去挑土了;今天坚持不住,前一天付出的努力就全白废了。吃完早饭,我拿了工具又直奔河床。

  第二天干下来,手上的血泡和肩膀上的皮肤全都磨破了,火辣辣地痛,心里苦得简直没法说,晚上躺在床上我偷偷问自己:“明天还干么?”

  第三天早上,和我一起挑土的表叔先打了退堂鼓:“实在干不动,太累了!”他的手上也磨出了血泡,肩膀上磨掉了一层皮。送走表叔,父母让我不要再去挑土了。一个壮劳力都受不了,何况我还是个孩子。这时候我的犟脾气却让我不服输:“我就不信坚持不下来。”

  那挑土的长蛇阵中,只有一半的人坚持到了最后一天,我就是其中的一个。我的手上已经长出了老茧,肩膀早被压麻木了。

  砖瓦厂年三十发工钱。为了领钱,我刻了生平第一枚私章,看着上面的“胡敏”两个字,我特别有成就感。当我把十几元钱交给母亲时,我看见眼泪在她的眼睛里打转,我也不由得笑着流出了眼泪——我终于可以挣钱帮补家里了!

  按照家乡的习俗,年三十晚必须洗一个澡,换一身干净衣服。脱衣服时我才发现,肩膀上结了一层厚厚的血痂,这层血痂已经跟身上穿的衬衫粘在了一起,不用说脱衣服,一拉都痛得钻心。我不想让母亲看到这些,就简单擦洗了一下,之后把新换的衣服直接套在了旧衬衫上。

  晚上母亲洗衣服,找不见旧衬衫,就问我:“你那旧衬衫呢?”

  我说:“我放在那里了。”

  “在哪里呀?”母亲来回翻找。

  我看瞒不过去,才说还穿在身上。

  母亲让我把旧衬衫脱下来,我脱下了外面的衣服,露出了那件脱不下来的旧衬衫。当母亲见到衬衫上的血痂,泪水一下就涌了出来……

  我平生挣的这第一笔钱,十几块钱,挣得很辛苦,真的是血汗钱。但正是挣这第一笔钱的经历,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:再苦再难的事,只要自己不放弃,就能坚持下来;而只要坚持下来,就能成功!

  这以后,我在事业上取得了一些成绩,都可以说是得益于挣这第一笔血汗钱。这十几块钱,谁能说它不是我人生的第一桶金?

网站导航